中广格兰旗下网站:中广互联  格视网  卫星界  社区
登录注册

登录X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

首页新闻正文

频道面临“关停潮”,但主流电视台依然坚挺

导语:在新媒体冲击、频道竞争激烈、广告收入下降的客观环境下,“精简频道”已经成为了电视行业一场不可避免的自我革命。

  如果说2018年是纸媒关停元年,那2020年的电视台,或许正面临着跟纸媒同样的困境。

  尤其在互联网(包括移动互联网)已经成为媒体的主战场之后,部分电视台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

  7月15日,有消息称,浙江广电集团影视娱乐频道(ZJTV-5)将于本月底停播,停播后领导班子和部分工作人员将并入教育科技频道合并,部分节目会予以保留。

  这意味着,浙江影视娱乐频道已经进入关停倒计时,这也成为了浙江广电第一个因无力继续支持运营而关停的电视频道。

  事实上,不仅浙江广电,在新媒体冲击、频道竞争激烈、广告收入下降的客观环境下,“精简频道”已经成为了电视行业一场不可避免的自我革命。

  “不保护落后”,电视频道面临“关停潮”

  网视互联了解到,浙江电视台共拥有12个频道,即将关闭的影视娱乐频道前身为浙江有线娱乐台,成立于1996年,距今已经24年。

  但就是这样一个老牌电视频道,却没能熬过2020年的这场媒体革命。

  其实,在传统广电内部结构调整的大趋势下,“频道关停”早已屡见不鲜。

  此前,上海广播电视台对多个频道进行合并重组,娱乐频道和星尚频道合并成了“都市频道”,炫动卡通频道和哈哈少儿频道整合成了“哈哈炫动卫视”。

  天津广播电视台更是主动关闭了国际频道、高清搏击、时代风尚、时代美食、时代家居、时代出行频道6个电视频道。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北京广播电视台、湖北广播电视台、湖南广播电视台等均对低产、冗余频道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调整。

  2020年,上海广播电视台迎来第二轮调整,上海纪实频道和艺术人文频道合并为“纪实人文频道”,东方电影频道和电视剧频道合并为“东方影视频道”。

  天津海河传媒中心(原天津广播电视台)常委书记王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内部机构改革)坚决不保护落后,对已失去受众的传统媒体不打‘强心针’、不做‘人工呼吸’。”可见传统电视媒体对于机构改革的决心之大,前所未有。

  据统计,中国有4000家电视台,24000多个频道。中国是中央、省、地、县“四级办台”,部分经济条件较发达的城镇甚至办起了“镇级电视台”,这就导致很多电视台多而不精,乱象丛生,很多电视台靠“吃政府饭”才能勉强维持。

  不过,对于那些效益低下的电视台来说,财政拨款终究只是杯水车薪,如果不进行改革,这些电视台的处境只会越来越尴尬。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央、上海、北京等一线电视台已经走在了电视台改革的前沿,对电视频道进行大刀阔斧的关停和整合,这基本上意味着全国电视频道的一次大削减和大重组即将来临。

  频道关停≠电视台消亡,头部电视台依然坚挺

  “频道关停”是传统电视供给侧改革的必然趋势。很多人因为部分电视频道的关停,就断言电视台已经走向末路。事实上,频道关停并不代表电视台“不行了”。

  频道关停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淘汰落后产能,提高资产使用效率,解决频道同质化、雷同化等问题。

  以浙江广播电视台为例,虽然即将关闭“浙江影视娱乐频道”,但并不意味着浙江电视台的衰落。事实上,浙江广播电视集团连续两年总收入增长超过了10%,作为一线卫视,他们并不缺钱。

  就在一个月前(6月1日),浙江易通数字电视投资有限公司刚刚大手笔“迎娶”了深陷泥淖的A股上市公司“唐德影视”,成为了唐德影视的控股股东,这也被业界看作是“国资注资拯救影视股的典范”。

  而浙江易通为浙江广播电视集团下属全资子公司,也就是说,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成为了“唐德影视”的实际控制人。

  “那些被关停的频道,早就丧失了使用和修复价值,与其半死不活地硬撑着,确实不如索性关掉。丢掉包袱,才能轻装上阵、跑得更快嘛!”一位曾在某沿海城市电视台任职的制片人告诉网视互联。

  事实上,作为主流媒体,电视台依然拥有着不可替代的影响力。

  CTR研究数据显示,以互联网的月活指标作为统一参照系来看,电视的月活用户高达11.58亿,远超已然是国民级应用的微信、优爱腾和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

  其中央视月均观众规模为10.27亿,19个频道在改版后市场份额进一步提升,达到30%以上。截止到2019年11月,央视广告投放TOP50的品牌中,70%的品牌广告刊例花费同比呈现增长。

  即便是在市场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头部卫视品牌中仅有三成广告刊例花费同比下滑,而反观全媒体市场,头部的50个品牌中,呈现下滑的品牌数量超过六成。

  但值得警惕的是,这一切的“坚挺”,仅限于头部电视台。

  “电视频道”怎么就“落后”了?

  落后就要挨打,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一个不可否认的趋势是,虽然电视台一直在承担着主流新闻舆论的使命,但不管头部电视台多么坚挺,互联网都已经不可阻挡地成为了媒体的主阵地,电视媒体的整体衰落肉眼可见。

  尤其是众多地方电视台,已经处在一个很微妙的半死不活的平衡状态。

  在曾担任县级台播音员“自渡鹏鹏”看来,地方台的发展其实大有可为,“我们把地方台想象成一个传媒公司,这个公司可是拥有着高度垄断的媒体资源,本地政策的宣传、官方活动的承办、天然赋予的传媒公信力……你如果有这样的公司是不是做梦都能笑醒?”

  那么,为什么明明拥有着诸多优势,地方电视台却举步维艰、越混越差呢?在网视互联看来,或许主要存在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1、收视率持续走低,观众大量流向互联网

  近年来互联网娱乐平台和资讯平台的崛起,不仅仅争夺着传统电视媒体的受众数量,也越来越多地侵占着受众看电视的时间。

  省级卫视里有“江湖海”(浙江卫视、湖南卫视、上海东方卫视),视频平台里有爱优腾(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而且视频平台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已经占据上风。

  此外,互联网上还有直播、短视频、游戏、音乐等更为丰富的互联网内容。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的快速发展,也在改变着受众接受信息的方式。

  可以说,一切互联网娱乐产品,都在蚕食着电视台的原有受众,这就导致电视台收视率越来越低,电视独占受众越来越少。

  此前有媒体称“二三线卫视收视率为0”,这虽然只是统计方式缺陷导致的一种误传,但也能够说明二三线卫视在新式传播媒介中江河日下的地位。

  2、贪腐问题严重,专业人才队伍的空缺

  广电系反腐已经成为常态,电视台高管落马,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再次以浙江广播电视台为例,就在7月6日,浙江卫视总编室原主任陶燕涉嫌受贿488万被捕,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需缴纳罚金50万元。

  不仅浙江广电,湖南、江苏等一线卫视同样存在电视剧采购“吃回扣”、广告业务套利等问题,而且基本上揪出一个,就能带出一窝。近两年,因为贪腐问题罗马的电视台高管已经超过了30位。

  财大气粗的一线卫视尚且能够经受得住折腾,地方电视台更是“池子小,妖怪多”,复杂的人际关系,落后的资源分配机制,导致电视台改革、工作推进困难重重。

  3、内容重复播出、重复覆盖

  因为电视台太多,导致大量的重复制作、重复播出、重复覆盖,从而进一步导致了重复投入,增大了支出成本,造成了很大的社会浪费。

  从东方电影频道和电视剧频道的合并,以及浙江影视娱乐频道的关停就可以看出,这类主打“影视”的频道首当其冲。“爱优腾”海量的娱乐内容都可以随时点播,还有多少人守着电视台去被动追剧?而且还是N轮老剧。

  4、收视群体结构老化

  中老年人已成为了电视观众的核心圈层,而没有90后00后的产业注定是僵死的产业。

  不可否认,湖南卫视、浙江卫视等一线卫视,可以依靠爆款综艺来迎合年轻人的需求。但大多数的电视频道和地方台,因为内容不具有竞争力,完全失去了跟互联网娱乐内容的抗衡能力,正在让90后和00后远离电视。

  而收视群体的结构,某种程度上也限制了电视台广告的招商范围。

  5、广告收入下降,难以为继

  广告业绩,是电视台生存的根本,尤其对于地面台。

  2012年上海地面频道广告收入为33.93亿,而到了2017年却只有9.85亿,5年时间下跌了71%。也正因为广告收入太差,为减少成本支出,集中精力办好主频道,所以才对部分电视频道进行了合并。

  视频网站发展迅速,不仅在自制内容方面与广告商的契合度更高,在版权内容方面也不断尝试网络端单独招商的模式,进一步挤压电视台的招商空间。

  2018年9月,总局下发《关于开展广播电视广告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对医药、保健品、化妆品、美容、招商加盟、投资理财、收藏品等九类广告进行重点整治。

  而这些广告,其实长期以来都是地方台广告的主力军。这样的规范性规定,对于地方台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宁夏影视频道、江苏教育频道还曾因“广告违规”被要求停播整改。

  面对内忧外患,机构臃肿的电视台自然自顾不暇,扔掉“包袱”就在所难免。这样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线电视台要关停、合并部分电视频道了。

  令人欣喜的是,作为主流新闻舆论阵地,头部电视台依然严守阵地,并且呈现出了跟新媒体融合的趋势。在当下热门的短视频平台中,“央视新闻”“新闻联播”“快乐大本营”等账号表现突出,稳居前列。

  不过对于大多数电视台来说,普遍存在着资源分散、管理粗放、内部腐化、缺少主观能动性等问题,这不是“急症”,但长此以往,也能要命。

  而“内部机构改革”就像一把手术刀,正在挖掉电视行业几十年来的“顽疾”,这对电视行业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起码可以避免局部“顽疾”恶化成“绝症”。

  毕竟,大势如此,主动求变,总好过被动洗牌。

  电视媒体的生态环境已经发生了根本性改变,电视媒体的赢利模式必须进行系统重置。除了关闭冗余频道,如何创新电视媒体的赢利模式,如何与新媒体进行融合,如何搌弃单一的广告创收方式,也是每一个迷茫中的电视台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责任编辑: 张丽欢 】

推荐阅读

热门标签

作者专栏更多

关注我们

    中广互联
  1. 大视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社群平台,重要新闻、独家视频、深度评论分析,推动电视行业与各行各业的连接。

  2. 电视瞭望塔
  3. 集合电视台、网络视听、潮科技等各种好玩信息。

  4. 5G Plus
  5. 专注于报道广电行业新鲜5G资讯,致力于成为广电行业有权威、有深度的5G自媒体平台。

  6. 4K8K
  7. UHD、4K、8K的最新资讯和最深入的分析,都在这里。

  8. 中广圈子
  9. 视频产业的专业圈子,人脉、活动、社区,就等你来。

  10. 格兰研究
  11. 我们只沉淀有深度的信息和数据。

  12. 卫星界
  13. 致力于卫星电视信息、卫星通信技术、天地一体网络应用案例、以及广电、通信等产业的市场动态、政策法规和技术资讯的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