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格兰旗下网站:中广互联  格视网  卫星界  社区
登录注册

登录X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

首页新闻正文

或许,越不像电视台,越不像媒体,越有出路

2017-12-07 09:55来源: 新媒体大趋势

  前些天,一篇《震惊!80%二三线卫视“零收视率”?部分省台已经发不出工资!》刷了屏,虽然数据未必精准,但还是令媒体人五味杂陈。而对于研究新媒体成了“网红”的我,更是悲喜交加。

  喜的是,我这乌鸦嘴的预言都一一实现了。十几年来,我曾写下了专著《即将消亡的电视》,还有各种文章《假如腾讯也做电视》、《优酷等视频网站做内容将动摇传统电视最后的根基》(点击文章阅读)…… 做为学者,它们的应验意味着我的预言的精准。

  悲的是,做为一个年少时就怀揣着电视梦,年轻时又幸运的成了电视人,一生都受着电视滋养的人,眼睁睁看着她一天天走向末路黄昏,内心却是一种透心儿的悲凉。因为,从内心深处,我是想通过自己的呼喊,激发我的同仁将电视拉出我所预言的坠落轨道,为此,我甚至不惜撕破脸面写下了《吃屎赶不上热乎的广电人》(点击文章阅读),然而,所有的努力都无济于事。人,是无法与“势”相争的。

  事已至此,我已经不想再写什么悲观的警示性文章,于事无补。关键是我恰恰在这个时候看到了绝地反击的希望。常言道,日中则昃,月满则亏。当所有的黑暗都压在你身上,光明就不远了。

电视人重走了一回大清王朝衰败的老路

  从天朝上国的自傲到两次鸦片战争的落败,从洋务运动、戊戌变法的惨淡收场到甲午战争的奇耻大辱,最后在八国联军的血洗后,大清国进入了风雨飘摇的最后时光。而我们的电视,电视人走的又何尝不是这样一条路!“第一主流媒体”的光环把我们自己闪晕了,根本看不清2004年电脑上模糊的小视频背后蕴藏的巨大生命力,而到了2006年优酷、土豆等视频网站一出场就开始大块大块儿地压缩我们的空间(鸦片战争),等到了2012年以后我们开始融合时(像不像洋务运动、戊戌变法?),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于是经历了2015年整体收入下降4.3%的行业性亏损(甲午海战和八国联军),到了今天,我们已经陷入买不起首轮电视剧的窘境!

  通过梳理这两条线索,我们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典型的盛极而衰的波浪运动路径。站在今天回眸历史,我们甚至不必苛责晚期大清王朝的无能,这是人类社会中,国家、社会、机构(企业)、甚至很多个人的宿命,是基于人性的弱点形成的铁律。大海是波浪运动的,我们脚下的大地的地壳也是波浪运动的(尽管人类短暂的生命无法感知它),人类的社会和机构也是波浪运动的 ,因为波浪运动消耗的能量最少。

我们面对的是一次不对等的降维攻击

  作为媒体人,我们对别人的因循守旧的批判从来没客气过,但事儿摊在自己身上,其实我们也很难跳出人性的窠臼,因此我们可以不去苛责自己,但我们必须搞清楚我们失败的原因。

  正像英法列强们扛着工业文明的火器,以1:50的战损比,对清军进行的根本不是势均力敌的战斗,而是工业文明对农业文明的屠杀,就像电影《三体》的降维攻击。以互联网为手段的新媒体,对于传统媒体,无论是报纸还是广播电视,也是降维攻击。

  如果说,我们的传统媒体是由内容、渠道、介质、受众四个维度支撑的空间的话,互联网利用其高效的信息传播力,迅速压缩掉我们渠道和介质两个维度,使我们成了仅有内容和受众支撑的二维“纸片”。而受众在失去渠道和介质后也迅速减少,使得二维的纸片又变成了仅有内容这一维的一条线。而网站内容质量的快速提高,又使我们仅有的一条内容线,也开始急剧萎缩,向一个点的体量坍塌。归纳起来失败的原因是:

  1、没有认清互联网的本质,简单地以为只要掌握内容这个王牌就能熬过此劫。当年大清国也有类似说法:“西人长火器而短技击,火器利袭远,技击利巷战。”

  2、面对无奈的失败,不得已开始融合时,由于老大当惯了,总想着完全主导把控,以为招聘几个技术人员或买点成熟技术就能融合,而不是机制、流程、思想上真正融入互联网。当年洋务运动中,由张之洞提出并为朝野认同的口号正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而同期日本进行的却是真正的明治维新。

  3、简单地把一切问题都归结为体制,事实上根本没有理解体制是什么,以至于根本无法拿捏有度的突破体制束缚。(关于体制问题,请关注本号即将刊发的《猴子与大象,国企好还是民企好?一场无谓却没完没了的纠结!》)

  4、上述我们最怕发生的,恰恰一条不少地全都发生了,让我们输得爪干毛净。不过,这样也好,让我们彻底丢掉幻想,丢掉总也无法舍弃却根本没用的辎重,从一个点做起,重新撑起一片天地。

  请相信,否极泰来、物极必反,当你跌到最深的谷地,余下的就只有回升。大清国没了,但转眼间大中国又是一片辉煌;驼队、马帮、票号没了,马夫、伙计也都没有被饿死,大家很快就有了新的生计。

  不要在大型媒体综合平台上瞎耽误工夫了,这样的平台即使有,机会也只会在几家国字头媒体中产生。

  媒体是工业文明中诞生的用于向社会传播信息的社会机构,而互联网是人类更有效,几乎可以采集、处理、传输人类一切信息的工具,传统媒体所提供的信息只是互联网能够提供的信息中的一小部分,所以,靠媒体信息能否做成一个大型综合平台是值得商榷的。环顾今天市场上最活跃、市值最高的大型互联网平台,除了重心在智能传输的今日头条,没有一家是综合媒体平台。即使前期靠媒体内容起家的门户网站和视频网站,也都因无法盈利而向其他信息传播领域拓展,或者干脆投入BAT的怀抱。

  所以,我不敢说综合媒体平台在信息社会中已经不成立、不需要,但考虑到时间、时机,以及巨大的成本和社会的容纳程度,即使人类还需要,她也一定是由少数几家大型国有媒体参与建设的。而且砸重金从头建设已不可能,也没必要。未来很可能采取资质、牌照、内容把控力等要素,通过资本参股的形式,与已经成熟的媒体平台强强联合,既保持其市场活力,又不失意识形态的把控。

  对于绝大多数的省、市、县媒体和二线媒体,请记住,媒体是人类用来传播信息的,只要能够有效传播信息,它就是媒体。

  对于多数媒体来说,我们在完成意识形态领域的任务的前提下,必须回归到一个原点,从人性出发,做满足垂直领域强需求的强应用。它可以是一个APP,也可以是一个小程序,甚至仅仅是一个社交群。至于如何判断分析强需求,请参考本号刊发的《连贼都下岗了,不懂互联网没活路,更别说媒体了!》(点击文章阅读)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千万不能停留在过去传统媒体肤浅的信息提供者角色,仅限于更新点内容就以为万事大吉了。而是要做媒体与受众的互动者,受众活动的组织者;不仅是信息的提供者,更是信息的服务者、甚至是信息所涉及产品的销售者。在这方面,我特别欣赏暨南大学谭天教授的一句话:或许,越不像电视台,越不像媒体的越有出路!

回到原点,用内容重整旧山河,朝天阙!

  我们必须看到,阿里已不是一家单纯的电商公司,腾讯也不是一家即时通讯的公司,百度、京东、头条、摩拜等只要他们能在市场上站稳脚,他们也都会利用互联网在信息传输中的便捷性,向对方的领域扩展,最终他们都是以数据为驱动,在带宽、云服务、用户、分发等方面向整个社会(当然包括商业)提供互联网服务的基础设施,他们是电信运营商的物理网的基础上的,更高级的虚拟运营商。

  就如同一颗颗拥有无限转发器的卫星,任何人都可以用它向全世界喊话,也可以听到全世界的喊话。就其能力而言,他们已经达到了国家工程。尽管我们也许心里还不服气,但事实上它们已经得到了国家的认同,请看截图。

 

  既然如此,我们大多数媒体、媒体人是否还有必要企图在我们最不擅长的领域去撑起我们坍塌了的渠道和介质这两个维度?我们是否也可以回到我们擅长的原点,就像当年去租借卫星转发器,用内容重新撑起我们的生存空间?

  今年夏天我在某地讲课,一个地方台的学员告诉我,他们台对社会的影响力还不如几个小孩鼓捣的微信公众号。

  而我所了解到的情况更是如此,全国各地、各领域好的公众号的收入都超过了千万。《中国广播影视》杂志经办的公众号“广电独家”的收入几年前就已超过了千万。再给大家透露一张私下传播的信息。

  我们传统媒体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有责任,有担当,也有能力,他们共同的特点是“护犊子”,听不得别人说传统媒体不好。他们是与自己的事业共生死的悲壮的勇士,那么,为什么不组织身边有能力、不安于现状的同事把这样的内容做起来呢!

  别以为与做公众号的孩子们竞争 “丢份子”,在一个坍塌的家园面前,我们都是难民,退一步,海阔天空。何况所谓的自媒体走到最后都需要完成组织管理的机构化,而在这一点我们有着天然的优势,甚至还包括社会的信任度以及对社会、政府资源的掌控力。

  当然,你也不要以为这就是做个“两微一端”那么简单,它需要多平台分发,多种记录(再现)符号的协调运用,复杂的全新互动的运营和盈利模式的探索,并且你不要以收视率为出发点制作、组织内容。它不像电视台,报社,但它却是未来的媒体形态。(关于如何做好内容,请参考本刊即将刊发的《掌握新媒体的语言,做成大号,你就是新媒体!》。)

  上帝关上一扇门,也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新的职业必将产生。

  所有行业、职业、工种都是为了解决人类面临的问题而产生的。每次人类的重大技术变革都会兴一利必有一弊,都将使人类面临新问题并催生出新的职业或工种。互联网是迄今为止人类最强大的信息交互工具,也使得人类面临着迄今为止最复杂的信息管理工作。我们都知道民以食为天,其实民也以信息为天。而且相对于食物而言,信息对人类的作用更加迅速,对人类的情绪,特别是群体情绪的影响也最大,而恰恰是非理性的情绪所造成的社会动荡对社会的破坏是无法估量的。因此,如何在信息的自由传播与有效管控之间取得一个合理的平衡,是全人类面临的全新课题,这也是国家信息安全委员会得以成立的原因之一。

  在人类目前普遍使用的四种记录(再现)符号中,文字、图片、语音、视频,其承载的信息量和表达的情绪是非常复杂的,在人工智能尚未达到或超越人类智力水平以前,对于各种内容的有效审核,将催生出一个新的职业。传统媒体人长期在媒体环境中浸泡,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不是一两天可以培训得出来的,我们完全可以把这方面的能力扩大化,成为一省、一市、一县或某个平台的审核方,其方法可以是合资、合作、甚至是地方政府委托的职能。至于怎么称呼这个职业,就把它交给时间吧。

  另外,互联网上多年来互相诋毁的两类人群,左派称对方为“美分”,右派称对方为“五毛”,其实这种情绪化的表达背后隐藏着巨大的社会需求。由于互联网信息传播的快捷,导致传统媒体对恶意谣言和不良倾向的澄清速度和回应方式都已经严重滞后且落后,因此,在网络环境里有效地进行舆论引导、回应、讨论,也将同样成为一种社会职业。这些都是传统媒体人可以选择的主动降维生存的空间和出发的原点。

  冷暖自知,自主创业,跳槽离职也是好选项。

  从人力资源管理的角度讲,每个人因其天资、性格、爱好取向的不同,所经历教育背景和身处的环境也千差万别,导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职业取向,人们把这一取向称为“职业锚”。互联网的这次冲击恰恰为不同职业锚的人们创造了各自归队的环境。长期以来,由于媒体一直处于强势状态,导致了许多人是被社会潮流推倒了传统媒体中,在没有更好的选择前,又无法下决心去听从自己的内心安排。现在,你可以在猴子与大象、灵活与秩序、国企与民企之间做出随心的选择了,该走就走,不必犹豫。

  当然国企有国企的好处,民企有民企的优点,不意味着离开了传统媒体就是投降和背叛,也不意味着留在传统媒体就一定没有前途。它们也各有自己的顽疾和企业政治。冷暖自知,舒心就好。

【责任编辑: 浦梦月 】

本文关键词:
分享到:

推荐阅读

新增评论

作者专栏更多

关注我们

    中广互联
  1. 大视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社群平台,重要新闻、独家视频、深度评论分析,推动电视行业与各行各业的连接。

  2. 中广圈子
  3. 视频产业的专业圈子,人脉、活动、社区,就等你来。

  4. 卫星界
  5. 致力于卫星电视信息、卫星通信技术、天地一体网络应用案例、以及广电、通信等产业的市场动态、政策法规和技术资讯的传播。

  6. 格兰研究
  7. 我们只沉淀有深度的信息和数据。

  8. 电视瞭望塔
  9. 集合电视台、网络视听、潮科技等各种好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