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格兰旗下网站:中广互联  格视网  卫星界  社区
登录注册

登录X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

首页新闻正文

利润低,盘子小,手机厂商为何还要扎堆做电视?

导语:近几年,中国手机厂商热衷于电视硬件产业。2013年,小米就推出了它的“年轻人的第一台电视”,子品牌Redmi在去年也发布了电视;荣耀和华为去年先后推出智慧屏产品,有意以“未来大屏”概念与普通电视做区分;OPPO系的一加和realme则是加入了印度市场与小米电视角逐。现在,主品牌OPPO的电视出征中国市场。

  就在人们想把尽可能多的功能塞进小屏手机里时,越来越多手机厂商转身做起了大屏。

  跟在苹果、小米和华为身后,又有一家手机公司进军电视行业了——这次是OPPO。 OPPO在10月发布了两款电视产品,主打的高配款S1售价7999,为65英寸的QLED屏;平价款R1分为55与65英寸,分别售价3299和4299。

  早在90年代,苹果就推出过形似电脑的Macintosh TV,因销量惨淡成了试错品,现在的Apple TV与谷歌的Chormecast都是机顶盒形态。

  近几年,中国手机厂商热衷于电视硬件产业。2013年,小米就推出了它的“年轻人的第一台电视”,子品牌Redmi在去年也发布了电视;荣耀和华为去年先后推出智慧屏产品,有意以“未来大屏”概念与普通电视做区分;OPPO系的一加和realme则是加入了印度市场与小米电视角逐。现在,主品牌OPPO的电视出征中国市场。

  坏消息是国内电视市场早已饱和。2019年,国内彩电零售量为4772万台,同比减少2.0%,且近五年来都无太大增长。彩电品牌集中度也很高,根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的报告,海信、小米、创维、TCL和索尼瓜分了70%的市场份额。

  不过智能电视或许还有些许空间。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智能电视家庭普及率为32%,剩下的7成换机人群便是厂商们的争夺目标。

  另一边,智能手机市场走到了天花板,出货量已连续下跌三年,未来仅凭5G也很难大幅拉动增长。

  手机厂商们正试图到电视领域寻找下一个增长机会。

  互联网电视十年宫斗

  眼下的智能电视市场,是经历过一番激烈的淘汰赛的。十年前,那是人人喊着“互联网+”的时代,打算颠覆传统电视的也正是互联网公司。

  最初的挑起者是如今已覆水难收的乐视,其在2011年就推出了第一款互联网机顶盒——乐视盒子。它的横空出世扰乱了平静的彩电圈,“互联网电视(OTT TV)”成了那几年的热词。

  传统电视+盒子,构成了智能电视的初级形态,它们让电视能够直接访问互联网内容,均价仅三百元左右,短时间内就受到消费者热捧。嗅到商机的巨头们纷纷跟进,小米、华为、PPTV以及BAT或发布自有品牌,或与传统电视厂商合作,都推出了电视盒子。

  2013年前后,“盒子大战”拉开帷幕,乐视盒子,小米盒子,天猫魔盒,百度云盒与百度影棒,快播小方……电视盒子与类似的电视棒产品层出不穷。

  没曾想这场战争只持续了一年就被迫熄火——电视盒子直接动到了广电的奶酪,且内容生态混乱,许多视频App充斥盗版与擦边球内容。广电总局开始对盒子进行“封杀”。

  广电总局从2011年起接连发出多个禁令,先是明确提出互联网电视牌照制度,仅有7个持牌商(包括华数、南方传媒、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拥有资质,机顶盒生产方必须有互联网电视牌照,或与牌照方合作。

  小米的第一代小米盒子,在2012年11月16日发售了600部工程样机,但因为没有牌照,一星期后便紧急暂停了所有视频内容。直到2013年3月,才经过批准后开放试售。

  然而由于广电缺乏执法权,市面上仍有不少厂商打擦边球,允许用户安装第三方直播软件,用以收看国内外的有线电视直播和无版权的境外影视剧。

  2015年,多部委联合出台了“史上最严”的229号文件《关于依法严厉打击非法电视网络接收设备违法犯罪活动的通知》,包括西瓜影音、喜马拉雅、360影视大全等热门App被认定为非法应用,遭到屏蔽,行业再次经历一次大洗牌。

  在短暂的野蛮生长和政策强压中,电视盒子很快就淡出舞台。它毕竟是附属于电视的产物,是从传统电视向智能电视的过渡品,而主角终将回归到接收终端与显示二合一的电视大屏。

  互联网电视一体机,在当时是另一个蓝海,除了最出风头的乐视与小米,各种新兴品牌大爆发,暴风、PPTV、微鲸、大麦、CAN看尚、风行等互联网“搅局者”纷纷在2015年前后入局。

  跟随着乐视“硬件免费,内容收费”的商业模式,各家用低价抢占市场,在当时就把55吋的电视卖到2000多元,陷入恶性竞争。然而伴随2016年上游的面板涨价,互联网电视厂商的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硬件亏损,内容赠送” 变成常态。

  暴雷的引火线从乐视开始触发,看尚、微鲸、暴风接连被曝出资金链断裂,陷入裁员与欠款丑闻。如今它们的电视产品已经消失在大众视野,只剩下大堆拖欠供应商的费用和诉讼案件未结。

  互联网电视大战最后成了一地鸡毛,市场占比从巅峰时期的20%一路下跌,至2018年底时已不足1%,而小米幸运地成为混战中唯一的幸存者。

  颠覆还是继承?

  在上一波互联网公司发起的攻势中,几个彩电巨头如TCL、创维、海信难以撼动,但也有熊猫、厦华这类曾经的国民级老品牌在亏损中悄然落幕。如开头所言,眼下的电视行业头部效应明显,中小型彩电企业生存艰难。一个新玩家冒出头,意味着一个老玩家将被淘汰。

  华为、OPPO们为何选在这时发起第二波进攻?

  根据IDC的数据,当前“华米OV”占据了国内智能手机近90%市场,但整体出货量连年下跌。最新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为7950万部,同比下滑19%,环比下降15%。

  对于手机厂商而言,从手机小屏转向电视大屏,是个自然而然的选择——手机市场拐点已至,IoT是下一个增长点,而电视恰好是IoT领域中最普及也较容易做的硬件。

  华为是5G的推动者,想要消费者把5G和物联网都用起来,自然要带头做产品。不仅仅是电视,智能家居的各个方面它几乎都有涉猎,最终是为了巩固自己的HiLink生态。

  据OPPO中国区总裁刘波透露,OPPO做电视的策略是在两年前就已开始,TWS耳机和智能手表先行,如今电视终于登场,也算是跟上了趋势。

  从生产来看,中国拥有最完善的电视配套产业链。电视的核心器件是屏幕,也就是面板,包括华星光电、京东方在内的液晶面板厂商已经超越韩企,出货量全球第一。至于其他材料和组装,数量庞大、效率极高的代工厂也正是中国制造业的优势。

  在内容方面,各平台的版权大战已经告一段落,目前的电视版权生态较为完善,尽管用户没法在电视上直接浏览网页了,但IPTV(可以收看卫视等有线电视直播)和“爱优腾”互联网平台的内容已经足够丰富。

  照此趋势,其他手机厂商入局电视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有两个重要问题是:电视值得做吗?能做得好吗?

  实际上,电视的换机需求和频率远比手机要低,而且,它真的不挣钱。

  查阅财报可以发现,头部的TCL、海信、康佳彩电的毛利率都在15%上下,而另一个大家电代表——空调,毛利率普遍在30%左右,格力最高时做到了近40%。

  一个简单的例子是,近一年,主流的55英寸4K电视价格在1500-2500元浮动,不仅低于普通空调,甚至比不上一台低端智能手机。

  因此目前传统厂商都把新增长点放到OTT系统上。OTT系统是智能电视的增值服务,能够盘活传统厂商有优势的流量,收入主要来自于广告、内容付费和APP点击量等。TCL雷鸟,创维酷开网络,海信聚好看等等,都担任着财报中的亮眼角色。

  以创维为例,2019年其电视在国内的营收下跌了15.8%,销量仅增长2.6%。而酷开系统的营收却增长了50.2%,录得收入8.3亿元。今年,创维已有拆分酷开网络上市的打算。

  此外,即使是肩负了“智能互联”的重任,电视的最重要的用途仍然是“看”,音画质量才是首要的选购标准。而这正是“老大哥”传统彩电企业的长处。近两年,传统厂商明显将产品重点放在大屏与新型显示技术上,大尺寸75-120吋的电视产品频发,激光显示与OLED、miniLED、Micro LED等显示技术也由他们领先试水。

  更不必说家电厂商几十年来在生产、运营、销售渠道全链条上的优势。

  目前来看,除了小米电视在线上渠道占领第一名位置以外,其他厂商难有太大市场。一位行业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华为的电视今年前三季度出货量在50万台以下”。界面新闻向华为方面求证此消息,对方未予回应。

  新旧PK,后来者如何制胜?

  “当年乐视们没有做成的事情,现在这些手机企业能做好吗?不见得。”在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看来,手机厂商们贸然进入电视行业,这一步棋下得有些草率。

  十年过去,互联网企业并没有将传统彩电企业干倒,眼下销量排在前列的,除了小米以外都是老品牌。

  根据奥维数据,在线上渠道,彩电业2020年截至目前销量前五名是:小米,海信,创维,TCL,海尔;线下渠道排名为:海信,TCL,创维,康佳,海尔。

  整个行业的销量也在下滑。数据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彩电销量下降6.4%,前三季度整体受疫情影响也有大幅下跌。

  前文提到,国内智能电视出货量每年维持在4700万台上下,想在这个稳定的盘子里做出成绩,手机厂商需要差异化打法。

  WitDisplay分析师林芝表示:“小米在线上市场已经做到NO.1了,但它在线下做不起来,毕竟传统企业在线下扎得那么深,渠道更复杂,和渠道商的利益绑定关系很强,很难撼动。”他认为,华为与OPPO当下的目标应是分食小米的线上市场份额,而非传统彩电。

  华为在电视市场野心勃勃,放言智慧屏“不是电视,而是电视的未来”。9月有市场传言称,华为挖来了三星电子中国区的“老将”刘竣光,其曾是三星电子大中华区副总裁以及彩电营销副总经理,到华为将负责智慧屏业务。对此,华为也未回应界面新闻的置评请求。

  自研的鸿鹄芯片与鸿蒙系统是华为电视的优势,如果电视能够上量,或许能带动其他生态产品的销售,同时在系统增值服务上与传统厂商竞争。

  小米则是完全投身到了家电市场,把触角放到了各类家电产品上,其在2019年成立了大家电事业部,雷军亲自发话:“大家电业务是小米AIoT战略重要组成部分和未来10年持续发展蓝图的核心拼图之一。”

  回顾小米近两年财报也可发现,IoT业务的营收增速频繁超过其手机业务,成了其首要拉动力。2019年报中,其同比增速达到了41%,营收占比也不断提高至近30%。

  目前小米大家电包揽了主要的品类,包括厨电品类的烟灶,白电品类的“冰洗空”等。但卖得好的,还是小米最擅长的低价产品,手机的高端之路难以复制到家电上来。

  OPPO的优势在于强势的线下渠道。其占领了大量四五线城市,小到县城与乡镇都有布局。如果其在电视上也维持这一强势,未来有可能分割传统厂商份额。

  “短期来看对传统厂商肯定是没有什么威胁的。”上述分析师指出,但电视之战的第二场已然开始,往长远看,手机厂商们能否再造一个小米,值得期待。

【责任编辑: 苗梦佳 】

推荐阅读

热门标签

作者专栏更多

关注我们

    中广互联
  1. 大视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社群平台,重要新闻、独家视频、深度评论分析,推动电视行业与各行各业的连接。

  2. 电视瞭望塔
  3. 集合电视台、网络视听、潮科技等各种好玩信息。

  4. 5G Plus
  5. 专注于报道广电行业新鲜5G资讯,致力于成为广电行业有权威、有深度的5G自媒体平台。

  6. 4K8K
  7. UHD、4K、8K的最新资讯和最深入的分析,都在这里。

  8. 中广圈子
  9. 视频产业的专业圈子,人脉、活动、社区,就等你来。

  10. 格兰研究
  11. 我们只沉淀有深度的信息和数据。

  12. 卫星界
  13. 致力于卫星电视信息、卫星通信技术、天地一体网络应用案例、以及广电、通信等产业的市场动态、政策法规和技术资讯的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