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格兰旗下网站:中广互联  格视网  卫星界  社区
登录注册

登录X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

首页新闻正文

后疫情时代 观众需要什么样的电视

导语:或许这两个节目分享的共同点只是它们对于我们目前的状况都谈论得很少,都击中了文化怀旧和脱离现实的最佳点。

  疫情期间人们被迫呆在家里,这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电视和流媒体服务的消费。电视节目的类型也在随着现实的变化而变化,一系列熟悉又陌生的节目迅速流行起来,而无论是Netflix的《养虎为患》,还是英国独立电视台的《问答》,或是许多真人秀的隔离特定版本,它们所分享的最大共同点莫过于击中了怀旧与脱离现实的最佳点。我们或许需要开始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新冠疫情给电视行业带来的实际挑战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创造力和情感上的挑战呢?

  怀旧一直是英国电视在面对挑战时的主旋律,无论是1981年的骚乱还是2010年的紧缩经济形势。但当我们面对疫情,一切似乎不再那么管用。新冠疫情已经击垮了一系列我们熟悉的电视类型。《X档案》在和平年代或许可以为人们带来乐趣,但当我们生活的当下已经有些魔幻主义,这一类阴谋剧或许更会带给观众不安的情绪。情感的温暖和振奋是必要的,因此有声音称,等到了秋天,或许需要《舞动奇迹》出场了。而一些小型的、安慰性的真人秀也有发展的空间,相较于搭建的幻想,人们可能更需要贴近和反映现实的作品。无论如何,虽然疫情带给我们诸多破坏,但或许其也可以提醒我们什么才是最需要的。

  从表面上看,社交隔离早期的两部热播节目并没有什么共同点。Netflix的《养虎为患》带领我们踏上了一段奇异的旅程,踏入美国大型猫科动物繁育的黑暗深渊。英国独立电视台的《问答》则讲述了2001年电视游戏节目《百万富翁》的作弊丑闻。或许这两个节目分享的共同点只是它们对于我们目前的状况都谈论得很少,都击中了文化怀旧和脱离现实的最佳点。就内容而言,两者都过于单一,无法产生更广泛的共鸣。但当我们适应了一种可怕又陌生的新生活模式时,这种节目就成为了门票。

  在《问答》中有一个奇怪的时刻,在一个关于电视游戏中关于可能作弊的极其琐碎的故事表达到达高潮的时候,9/11发生了。随着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不断攀升,对于任何看到这一幕的人来说,这都是一种熟悉得令人不安的感觉。这就是真实的生活。难道我们就不能从可怕的全球事件中完完全全地脱身,获得一个小时的喘息时间吗?显然不那么可能。而这暗示了一个问题。新冠疫情大流行给电视行业带来的实际挑战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创造力和情感上的挑战呢?一旦摄像机重新开始工作,观众想要什么样的电视?

  疫情下的怀旧电视

  怀旧通常是英国人面对挑战时的反应。1981年,当骚乱席卷全国时,改编自伊夫林•沃的电影《故园风雨后》席卷了英国电影学院奖与金球奖。2010年,随着经济紧缩政策的迫近,《唐顿庄园》一样履行了类似的职责。但新冠疫情大流行给人的感觉不同:这是一场与一个不知名的对手展开的无止尽的战斗。封锁隔离已经带给人们怀旧的感觉。我们之中有多少人重温了30年的足球比赛,或编写了成长文化体验的社交媒体清单。当然,我们很快就会有迎接新事物的心情了?

  Dan Hassler-Forest是乌得勒支大学文化理论和跨媒体实践的助理教授,写了大量关于文化和政治相互作用的文章。他对隔离后的所有可能感到非常好奇。「无论是对媒体还是政治而言,这都将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时刻。也许我们有机会怀旧,直到我们最终厌倦?我们是否会对前疫情时代产生怀旧情绪?或者我们是否有足够的勇气说,那样一种社会只照顾特权群体而非所有人?」

  简而言之,我们究竟想要重建多少旧世界?新冠疫情已经击败了一系列过度熟悉的电视类型,而后疫情时代的新阴谋论剧集要付出什么代价?这一类型的电视剧在20世纪90年代真正流行起来,比如《X档案》在一个相对平和的时代为现实生活事件提供了投机性的乐趣。而在2020年,这种冒险性的投机策略可能不会那么受欢迎,或者不会感觉那么无害。Hassler-Forest表示:「当下最疯狂的理论扩散得如此之快。对于一个编剧来说,要创造出比现实更离谱的东西真的很难。这简直是上世纪70年代的科幻小说,而当它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它可能就没有看上去那么有趣了。」

  后疫情时代的电视

  那么什么样的娱乐能给我们带来安慰呢?

  在严肃戏剧方面,谨慎的气氛越来越浓。《黑镜》制作人查理·布洛克谈到了重新找回自己的漫画技能,并在最近接受《Radio Times》采访时表示,他想知道是否真的会有很多人对新一季的《黑镜》感兴趣。与此同时,英国独立电视台推迟了《荣誉》的播出,这是一部由基莉·霍斯主演的关于所谓「荣誉」杀人的黑色剧集。正如索伦特大学电视制作课程负责人Kieron Butler所说,到了秋天,这个国家将需要《舞动奇迹》!一定程度的情感巩固可能是有效的,鉴于肯定会有一种对温暖和熟悉的渴望。

  Hassler-Forest说,他认为对这样一种情感的回应应该更多地体现在小型的、令人安慰的真人电视上。「有一件事我们可以作为一个早期的先例来回顾,那就是《公园与游憩》在隔离状态下推出的重聚特别篇。它讲述了人与人之间联系的小瞬间,提醒彼此照顾好自己,将其诉诸于一种小镇社区的感觉,或许还借鉴了一些电视的旧形式,即作为一个可供我们讨论当代问题而非逃进幻想世界的文化论坛。」这一过程在英国也在发生。Butler称赞了ITV的新剧《隔离故事》,将其描述为「45天内的奇迹」。他相信需求将被证明是发明之母。

  无处不在的Zoom对话有着有趣的含义。Butler指出,直接对观众讲话变得越来越容易被接受。隔离剧是由疫情带来的,但这种类型风格却不是最近才出现。这一类型与各种类型的真人秀节目有着诸多共同之处,例如,Channel 4的《圆环》难道不就是隔离剧的原型吗?长期的隔离禁闭和「日记房间」类型的视频交流,会不会让我们在度过疫情后对这种小屏幕娱乐有所警惕?

  危机往往只是加速了已经在进行中的发展进程。空空如也的黄金时段和有时间的人才相结合,很有可能带来新鲜的想法和机会。Hassler-Forest引用了为在线平台构建的视频叙事的「非常惊人的技巧」。「我们看到那些与父母一起隔离的人们有着巨大的创造力。基本上是青少年制作的30分钟电影。我的学生很少有人看电视,他们大部分时间都花在Instagram、TikTok或YouTube上。所以如果我们还在思考电视将会如何应对这种情况,那我们就大错特错了。」

  这些发展可能也与「禁闭大脑」相吻合,即注意力的下降可能是隔离禁闭的产物。我们是否会被更短、更快速的娱乐节目所吸引,因为有太多其它的事情压在我们心头?

  然而,我们仍需要更多的传统回应。对于一场电视无法避免的危机,我们需要发表宏大的声明。就像9/11事件发生时一样,「这就像一部电影」这句话的变体已经成为了陈词滥调。但陈词滥调是有原因的:从僵尸题材的剧集到后末日惊悚片,电视和电影一直在帮助我们为这样的灾难做准备。然而现在,这些似乎并不足够。「这就像我们已经被告知将要发生什么,而现在一切正在发生着。尽管是以一种稍稍不同的、略显乏味的方式。它看上去很熟悉,但没有僵尸末日那么刺激。」

  新冠疫情是否必须被纳入我们最喜爱的节目之中?《继承之战》的纷争现在将在两米外透过面罩来解决?尽管这种可能性听起来似乎有些奇怪,但事实仍然是这一场大流行病可能会带来很大的变革。正如Hassler-Forest指出的那样,「人们会渴望把与我们最近的经历产生共鸣的想法和主题融入节目之中。看一看今天的任何电影和电视,你会惊讶地发现你对人与人之间亲密程度的密切关注。」如果社交隔离确实是我们的新常态,那么很难想象电视能够完全避开表现这一点。

  寻找更深层的意义也很重要。早在2001年,《白宫风云》就对恐怖袭击做出了著名的陈词烂调和虚伪的回应,这部剧中的角色向学生还有观众讲述了恐怖主义。相比之下,杰克·鲍尔却捕捉到了这种情绪。《24小时》的第一季是在双子塔倒塌之前(但是在倒塌之后播出的)拍摄的。9/11之后的各种研究表明,对于那些觉得自己在袭击和美国的回应中找到了某种意义的人来说,他们更容易从国家创伤中恢复。

  在9/11之后,我们可以找到或创造敌人并寻求报复。一切都有着明确的表述和需要采取的行动。新冠疫情则不同,除非你是一线的医护人员,否则你能够表现英雄主义的最好方式就是尽可能地少出门,而这并不足以让我们感到满足。近几个月来,我们最接近的英雄是国家机构的核心人物,不是政府,但肯定是NHS。幸运的是,电视对这一方面进行了报道。我们可以期待急诊医务剧《Casualty》将会作出什么反应。但是像《 Hospital》和《24小时》这样的电视剧对于观众来说可能有些超前了。它们感觉就像是疫情期间,人们每周都在家门口鼓掌一样,本质上是以一种充满激情但奇怪地去政治化的方式在电视上庆祝社会契约。

  疫情在很多方面给我们造成了破坏,但其也提醒着我们什么是重要的。就像从政治角度来说,NHS可能比过去几年更安全了,BBC和公共广播服务的概念也有所进步。也许我们将被迫思考,我们想要在废墟中建立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结语

  新冠疫情的袭击令整个社会措手不及,很多行业不得不面临停滞的状态。随着疫情渐渐成为社会生活的常态,人们也开始摸索如何与疫情共存,以及如何在疫情的影响下继续开展工作。对于电视从业者来说,被疫情打乱了原有节奏是不可避免的,但不同于其他行业,电视业在面临消极冲击的同时也拥有了新的潜在机会。因为看电视主要是一种居家场景的行为,疫情隔离政策让更多的人被迫留在家中,这些人便成为了潜在客户,更何况,居家的所有人都有了更多的空闲时间,对于电视消费的需求也会大大增加。

  本文的主题与社会现状契合,关注后疫情时代电视业何去何从。难得的是,本文还提出了一个此前少有涉及的方面:新冠疫情的流行给受众在情感上带来的变化?当前,积极行动起来力图改变被动现状的电视从业者已经有很多,他们清楚的是必须尽快适应疫情而不是消极等待,但是这些调整甚至是创新之举却未见得都取得成功,这其中的原因是复杂的,而不可忽视的是受众群的心理有何变化。如本文指出的那样,当社会现实变得有一些魔幻,那么人们就会需要能够安慰心灵的内容,比如怀旧型和温暖型。换言之,观众们想要的是能够直面疫情,而又能了解他们内心提供抚慰效果的内容,这与之前的避而不谈并不一样。最后,作者也不忘提醒节目制作中意义的重要性,电视节目固然是一种娱乐方式,但这种娱乐不是架空式的,它要让广大观众产生共鸣产生认同感。把握了这些特质,后疫情时代的电视节目将会有很大作为的空间。

【责任编辑: 胥雪琪 】

推荐阅读

热门标签

作者专栏更多

关注我们

    中广互联
  1. 大视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社群平台,重要新闻、独家视频、深度评论分析,推动电视行业与各行各业的连接。

  2. 电视瞭望塔
  3. 集合电视台、网络视听、潮科技等各种好玩信息。

  4. 5G Plus
  5. 专注于报道广电行业新鲜5G资讯,致力于成为广电行业有权威、有深度的5G自媒体平台。

  6. 4K8K
  7. UHD、4K、8K的最新资讯和最深入的分析,都在这里。

  8. 中广圈子
  9. 视频产业的专业圈子,人脉、活动、社区,就等你来。

  10. 格兰研究
  11. 我们只沉淀有深度的信息和数据。

  12. 卫星界
  13. 致力于卫星电视信息、卫星通信技术、天地一体网络应用案例、以及广电、通信等产业的市场动态、政策法规和技术资讯的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