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格兰旗下网站:中广互联  格视网  卫星界  社区
登录注册

登录X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

首页新闻正文

MCN一晚赚120万,依然逃不过“血亏:难出下一个李佳琦和美ONE

导语:直播貌似站在风口,人人都能获得红利。但是,恒古不变的真理仍是:“做出好内容”。

  ​作者 |  Sisi

  直播,一个“一本万利”的行业,却又是一个“人人喊亏”的行业。

  本期显微故事的讲述者Sisi,她曾经是一个垂直行业的网红主播,为了这篇文章,她采访了品牌主、素人主播、广告公司和MCN机构,结果,几乎产业链上的每一个人都在倾倒自己的苦水。

  这些网红7*24小时不休息,也无法复制李佳琦的成功;MCN机构一夜纯收入120万,但依然说自己不赚钱,因为网红成本太高;品牌主付了高价坑位费,依然换不来预期销量,只能赔本赚吆喝……

  到底谁才是直播行业的最大赢家?

  不如,耐心看完他们的故事。

  100个素人,没人30个坑位,一晚收入120万

  (供应商:韩春度  淘宝MCN机构管理者)

  没有深入了解的话,大家都觉得这个行业里遍地是黄金,做MCN应该赚翻了,但事实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在一家主要做淘宝直播的MCN机构里干了三年,主播有多辛苦我是知道的。

  40万粉概需要三年时间的积累,前提还是你每天都要做无间断的直播,每次7-8个小时不休息。

  即便是下播以后,也马上要去找明天的货,所以李佳琦能赚这么多钱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如果第二天不直播,粉丝就会流到别的主播那边,你也不敢休息。

  这三年时间,我们最赚钱的倒不一定是靠主播带货,反而是销售直播课程。

  我们在一些平台上发布免费的直播课程,有感兴趣的人就对他们进行推广,紧接着销售价值3750元的整套课程。 你不知道现在这些人对于一夜暴富有多渴望,所以课程的收入占了我们的大头。

  更重要的是,这也成为我们吸引未来主播的方式之一。

  学员和老师互动,会产生天然的信赖感,那些条件好一点的主播就很容易选择和我们公司签约。 为什么要那么多主播?因为这个行业流动性实在太大了。 杭州的电商氛围已经算是全国范围内比较浓郁的了。整个杭州主播里,应届生的比例占30%左右。

  但大部分年轻人都吃不了这个苦,最多坚持一年,最少或许播两天就消失了,所以找主播是MCN机构里持续的命题。 直播行业也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好做了。如果有大品牌做直播一定是最好的,一般他们都不需要我们保底,最头疼的是那些小商家。

  但苍蝇腿也是肉,行情不好,我们都不能放弃。 我们的办法是,把一场直播切割成30个坑位,每个坑位收900元坑位费+20%的佣金,这样可以尽量把底部商家都兜进来。 比如,假设一个坑位最后的销量是400元,我们抽80元的佣金,那么一场直播下来我们连同佣金+坑位费,能够赚14400元。 接着,我们还如法炮制孵化出100这样的素人直播间(每人每晚30个坑位),3000坑位*900元,是270万的盘子,然后我们通过代理分发出去,每个代理的提成是500元/坑位,那么一晚上我们纯坑位费120万,这还是没算上佣金的。

  正在直播的素人主播(受访者提供) 不过别觉得我们血赚啊,毕竟有这么多素人要养。每个素人我们采用底薪+20%佣金的方式支付费用。 能够赚钱的主播,他的开销也会慢慢的水涨船高,有消耗。比如,团队需要助理,买手,化妆,灯光……

  这不都需要成本吗?

  老公给我打赏带气氛,别的主播私信他求带飞

  我之前做的美容工作室在疫情期间倒闭了。后来发现最近大家更愿意看直播,所以也打算试试直播带货。 为此我先后打听了两位正在直播的朋友。一个在陌陌直播,一周赚了500元,还有一个在抖音直播,一周1500元,不过他们没带货,纯靠打赏赚的钱。 看起来,单打独斗很难起来,还是需要有MCN来帮忙扶持。

  闺蜜小冯通过一个主战场在抖音的MCN合作,账号马上从几个赞迅速上升到几百个。我效仿她,也签了一家MCN机构,不光想赚钱,也想了解下MCN公司的玩法。 我签约的MCN机构里,有两种主播的薪资方案:第一种,签约的主播一般底薪3000~4000+低提成。

  由于我的时间不固定,所以就选择第二种方案,即无底薪,直接和MCN机构分成(直播打赏40%的分成)。 MCN机构里主播的流动性很大,很多主播干着干着就消失了,所以一听我要来,马上答应了。 签约以后,公司承诺,每天会有工会的人在直播间陪我聊天,但实际上也只是偶尔到直播间看一眼说几句话就走了。

  为了支持我的事业,我老公还经常假装路人来给我打赏,带带气氛。 不打赏还不要紧,结果别的主播看到我老公给我打赏了,纷纷私下加他微信,求“哥哥”守护(直播间的网络用语),私信里全是“求认识”、“求打赏”、“抱大腿”。 曾经也有一个人也给我打过赏,后台私信我想加微信,但我没通过。他问我为什么不通过,还说我太单纯了,一看就是新来的不懂规矩,之后再也没理过我。

  虽然平台有严格规定,但是这种双方私下交易行为也很难管控得住,就看你如何坚守自己的底限了。 前期每天要播够4小时我才算完成了MCN公司给的任务,经常下播就已经凌晨1点了,做网红真不容易。

  我曾私下和公司里的主播交流过,签约主播不代表你就“起飞了”,基本上,80%的签约主播最后的结局都是惨淡的。 “要有靠山”成为了大部分平台主播的共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一旦出现我老公这样打赏的人,就会有主播蜂拥而至。 带货,是MCN机构赏赐给头部主播的“饭”。

  如果是你自己联系上品牌,也必须按照机构签订的比例给分成,否则你的流量会很难看,也没法交差。自己买流量也是没戏的,等同于和MCN撕破脸。 费用主要按时间和粉丝量计算,一般在大几千元至两万人/小时不等。不过好在大部分找我的品牌活动直播,一般不要求销售保底,只需要保证直播在线人数即可。

  数据好看,做的热闹,就算交差了。 现在我的直播在线人数已经涨到了8000多,这样还没达到公司的标准,争取不到更多的互动资源。

  我已经累的不行了,网红真没有看起来这么美好,大家都想赚钱,但背后的心酸只有自己知道。

  坑位费、佣金、退货率,招招要了小品牌的命

  2019年,我拿到了一款来自于法国国际大牌研发团队的高端精华配方,和朋友创立了自己的护肤品牌。

  适逢疫情爆发,大家都开始做直播带货,于是我和朋友先后谈了几个大小主播。 一谈才发现,直播的水很深。 如果只跟主播谈纯佣金,根本没人理会。要做直播,你要付坑位费,这样产品才有资格进主播的直播间。

  坑位费从几千到几十万不等,罗永浩的坑位费就达到 60 万,李佳琦 23~42 万(根据佣金浮动),而虚拟偶像洛天依淘宝直播坑位费更是高达90万。

  至于卖不卖得出去,或卖得怎么样,很多主播是不兜底的。

  我心想,这不就是纯赚的广告费吗?但谁叫人家有流量呢。 后来,一位推广行业的朋友建议我,“首选薇娅,因为她是自己选品,而李佳琦,只是招商选品。”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好奇了:“招商选品是啥意思?”

  她对我解释,李佳琦不参与选品,而是由其公司负责选品,这导致开播前他对产品并不熟悉,也不会为销售效果兜底。

  就像上次卖锅直播翻车,并不是因为他不擅厨艺,而是,公司选择的商品他不了解也只能播。 相比之下,薇娅对自己的公司有绝对控制权,在直播时会提前参与选品,能够为销售量负责。 这么一说我肯定找薇娅。3次碰面接触后,对方表示也认可我们的产品。然而,接下来却有这么一笔头疼账要算:薇娅没有坑位费,但定价权要由薇娅决定。 薇娅的客单价不高,这是第一波压价。接着,薇娅的销售分成大概在1:1,并且是在当日播完后马上结算。 我的产品市场售价是298元,为了达成合作,就是她定价80元我也得同意。

  事后,每件商品再分一半销售额,即40元给她。当天直播完就结算,这意味着薇娅不为退货负责,我还得承担退货的钱。 数据分析公司的朋友这时抛来了头部主播后台客单价的截图:薇娅和李佳琦平均客单价均不到100元。更印证了我对薇娅合作后必然压价的猜测。                                                   

  我不禁感到万分疑惑,直播这么亏吗?卖低价,还要分成,再承担退货?光这件事本身就悖离了商业售卖的初衷,怎么还有那么多品牌抢着合作? 一位广告投放的朋友告诉我,直播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对于那些大牌商家,直播相当于转移了他们在广告上的投入,本身不那么看重销量,就相当于上一次直播做一次广告。怎么着这个价格也比去电视塔冠名来得划算。 找大牌直播卖货这条路看来是走不通了。初创品牌,最重要的是生存,没法干这样赔本赚吆喝的事情。 为了能保证销量,我转头就找了个MCN机构帮我找一些小主播,其中一个机构给出的方案是:5万服务费+20%提成,可以保底5万的销售额,如果做不到退服务费。 我觉得合理的,毫不犹豫地同意了。直播当天的购买量达到了5万多只,直播一结束,我就开心地把1万提成转了过去,合同就算全部履行完毕了。 然而过几天,退货率高达40%,我傻眼了,甚至一度怀疑产品是不是出了问题。

  最后还是闺蜜点醒了我,“该不会是她们自己买了再退货吧?装模作样的直播一下,再把你打过来的5万自己买货去冲业绩?” “咱们细算算,佣金5万+20%提成=1万;回头再退货40%,再赚2万。等五万剩下的货到手,通过社群和团购卖再一两万也不是不可能的啊。” 现在,我已经对找直播带货已经不抱希望了,销售没有捷径。

  虚假粉丝和销量,受益人不是品牌是网红

  做过直播的人都知道,直播间里一定会有“机器人”(虚假粉丝),粉丝量做不到完全真实。

  起初这些“机器人”行业默认的增加直播间氛围、以带动吸引真粉丝的做法,后来情况就变得不可控了之,比如之前曾有个合作的百万粉丝级别大咖主播,实际互动却只有2W。 有一些第三方的数据公司,还专门为MCN机构或个人提供专业的直播间数据包装服务,展示虚假的在线人数和粉丝。

  如果品牌天真地以为那些流量可以带货,实现有效转化,那这些钱你就当交学费吧。 流量变现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所以,任何要求销售转化的客户,我们都尽量回避,因为实在不好判断效果。 那些承诺销量的广告公司,最终销量大部分都是他们自己内部消化掉的(广告公司自己买货,再通过其他方式销售转化为现金)。 现在比较主流的做法是,根据销量和品牌级别来定制相应的“套餐”:

  比如说,假设投放一个主播需要花费(20万坑位费+20%的佣金),对方给你保60万销售额。这样算下来,广告主需要支付的费用在32万(20万+60万销售额*20%佣金),还能剩28万的利润,投产比差不多1:3。 但你再仔细一算就发现,广告主依然不赚钱,最后还要倒贴几万。原因就在于,刚才没算上退款、以及产品物流成本。

  行业内的人都知道,即便是薇娅都有60%的退货率,再加上很多机构还用外包团队刷单,那60万的销售额水分很多,但佣金却是实打实的给了主播。 前几日,一位做珠宝的朋友也和我吐槽,说她在和一个网红聊合作,对方误以为她已经挂断了电话,转头就在那头直接和助手聊起了自己买货再退货的行业内幕。 “但有什么办法呢?虽然她的销量水分很大,但是炒得挺热闹的,还吸引了一些新人购买。最后这个主播自己的流量做起来了,用这些流量要了更高的溢价,还搞了个自己的工作室”。 你这就该发现了,网络直播带货,受益者绝对不是品牌,往往是那些主播。

  每个人都在喊亏

  直播貌似站在风口,人人都能获得红利。但是,恒古不变的真理仍是:“做出好内容”。 微念科技的创始人为刘同明曾说,团队在商业变现上足够克制。

  李子柒从2016年开始做视频,但直到两年后她的淘宝旗舰店才正式上线。微博超过2400多万粉丝,Youtube超过700万粉丝的李子柒却仍只是专注于内容创作。

  酒香不怕巷子深,从商业化的角度而言,博弈的是格局。 回顾社群、微博、微信公号、朋友圈这些生态比较好的有效的玩法,也都曾经一度站在风口。但,谁又不是见风使舵呢?如果没有持续的内容投入,直播也不会产生奇迹的。

【责任编辑: 张丽欢 】

推荐阅读

热门标签

作者专栏更多

关注我们

    中广互联
  1. 大视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社群平台,重要新闻、独家视频、深度评论分析,推动电视行业与各行各业的连接。

  2. 电视瞭望塔
  3. 集合电视台、网络视听、潮科技等各种好玩信息。

  4. 5G Plus
  5. 专注于报道广电行业新鲜5G资讯,致力于成为广电行业有权威、有深度的5G自媒体平台。

  6. 4K8K
  7. UHD、4K、8K的最新资讯和最深入的分析,都在这里。

  8. 中广圈子
  9. 视频产业的专业圈子,人脉、活动、社区,就等你来。

  10. 格兰研究
  11. 我们只沉淀有深度的信息和数据。

  12. 卫星界
  13. 致力于卫星电视信息、卫星通信技术、天地一体网络应用案例、以及广电、通信等产业的市场动态、政策法规和技术资讯的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