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格兰旗下网站:中广互联  格视网  卫星界  社区
登录注册

登录X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

首页新闻正文

同样是IPTV侵权案,原告“苏宁体育”为何获赔金额差距如此之大!

导语:海南、浙江的两起IPTV侵权案,判赔结果大不同,为啥呢?

  工信部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IPTV(网络电视)总用户数达3.04亿户,同比增长7.9%。随着用户数量的迅猛增长,与IPTV有关的版权纠纷也是层出不穷。

  近两个月,两起IPTV侵权案引起了众多的关注。一起是,近日海口市琼山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团队宣判联通海南公司、联通海口公司、北京爱上公司、海南视听公司侵犯苏宁体育“2019年中超联赛”信息网络传播权和转播权一案。法院一审认定,原告苏宁体育主张的涉案2019年中超联赛视频画面不构成作品,4被告未构成侵犯,判决驳回原告索赔102万元等全部诉讼请求。另一起是,7月9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就苏宁体育与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下称“浙江电信”)、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下称“杭州电信”)、浙江广电新媒体有限公司侵犯“2019赛季中超联赛-第八轮-广州恒大VS北京国安”赛事节目信息网络传播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进行公开宣判,认定浙江电信及杭州电信、浙广电新媒体公司未经授权播放赛事节目的行为构成侵权,判令被告依法赔偿苏宁体育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50万元。

  看似相同的体育赛事转播案例,为何判决结果不同呢?这无疑与涉案的视频画面是否构成著作权法规定的作品,即涉案视频画面是否构成电影作品或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被告是否侵犯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和转播权以及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有很大的关系。

  海南联通、海口联通、爱上公司等涉嫌IPTV侵权,“苏宁体育”索赔102万一审败诉

  资料显示,今年1月,苏宁体育公司向海口市琼山法院起诉,认为其经体奥公司的授权,获得2019年赛季中超联赛节目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4被告未经授权擅自在其共同运营的IPTV平台向观众提供“2019赛季中超联赛第11轮,上海上港 VS北京国安队”比赛的点播服务,损害其合法权益,扰乱有序的市场经济和良性竞争环境,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要求4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在海南联通IPTV平台发布声明,消除影响,并要求4被告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支出共计102万元。

  被告辩称,涉案的体育赛事节目视频的独创性未达到作品的高度,不属于著作权法中规定的作品,并非系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的客体。4被告获得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的授权,在IPTV平台播放系合法经营。

  对此,法院认为,涉案视频画面是否构成电影作品或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此类作品需具备的构成要件有两个:一是固定的要求,二是独创性的要求。本案被告的IPTV平台所播放的画面中有“CCTV5体育”“直播”“CCTVCOM”图标,可通过“点播”方式,由用户选择时间播放,已经是固定在有形的载体上,符合固定的要求。关于独创性,比赛时间段素材的选择、公用信号的统一制作标准、观众需求的满足、符合直播水平要求的摄影师所常用的拍摄方式及技巧等客观因素极大限制直播团队在素材拍摄上可能具有的个性化空间。对于一些镜头的选择与慢动作的使用在公用信号制作手册中均有要求,直接影响了导演的个性化选择。故涉案的中超联赛公用信号所承载的画面独创性较低,不符合电影作品或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独创性高度要求,因此涉案的视频画面不构成作品。4被告共建合作的IPTV平台是属于中央电视台的自建平台,获得了授权许可,本案无法仅凭被诉的点播行为表现形式这一因素便认定被告的行为主观上有恶意,故本案无法得出四被告对原告构成不正当竞争的结论。法院一审作出上述判决。一审宣判后,原告表示将提起上诉。

  浙江电信、杭州电信、浙江广电新媒体涉嫌IPTV侵权,“苏宁体育”获赔50万

  然而,另一场发生在浙江的IPTV侵权案结果却是大相径庭。

  此前,苏宁体育公司称,其经体奥动力(北京)体育传播有限公司(下称体奥公司)授权获得2019赛季中超联赛节目独家网络视频权,包含信息网络传播权。浙江电信、杭州电信以及浙广电新媒体公司未经授权擅自在其运营的“浙江电信IPTV”平台向公众提供“2019赛季中超联赛-第八轮-广州恒大VS北京国安”比赛的点播服务。苏宁体育认为,广州恒大与北京国安为中超传统豪门强队,两者对战的赛事具有较大关注度,商业价值较高。苏宁体育经过激烈竞争、付出高额的成本代价,方获得中超赛事的媒体播放权。三公司此举损害了苏宁体育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扰乱了有序的市场秩序和良性的竞争环境,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据此,苏宁体育诉至杭州互联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502万元。

  而浙江电信、浙广电新媒体公司则共同辩称,涉案赛事节目体现出的独创性未达到作品高度,不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亦不应认定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录音录像制品,并非系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的客体。浙江电信播放涉案赛事节目不构成侵权,“浙江电信IPTV”平台播放涉案赛事节目已取得合法授权,未侵犯他人权利。中央电视台作为“IPTV”总平台已获得涉案赛事节目的播放授权,并有权将涉案节目下发至“IPTV”分平台进行播放。“浙江电信IPTV”平台播放涉案赛事节目,系基于中央电视台作为“IPTV”总平台取得涉案赛事节目的播放授权后,下发至浙江“IPTV”分平台,再通过电信网络传输。苏宁体育不具有追究浙广电新媒体公司责任的权利。中央电视台取得赛事播放授权早于且授权期限大于苏宁体育的授权。

  杭州电信更是答辩称,杭州电信不是“浙江电信IPTV”平台的经营主体,与该案无关。

  对此,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涉案体育赛事节目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既符合“摄制在一定介质上”即固定性的要求,同时达到类电影作品要求的独创性标准。

  该案中,中央电视台取得授权播出类型为直播、延时转播和重播,三被告仅以上述授权无法证明其获得了涉案权利类型的授权。三被告在“浙江电信IPTV”平台提供涉案节目在线点播服务,构成对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原告主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与侵犯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一致,不再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重复保护。浙江电信、杭州电信以及浙广电新媒体公司就“IPTV”业务进行合作运营,杭州电信以自身名义开通业务、提供服务、收取费用,三被告构成共同侵权。

  该案涉及的体育赛事节目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商业价值,涉案场次中广州恒大与北京国安为2019赛季中超联赛的冠亚军,两者对战的赛事具有超大关注度。该案侵权起始时间早,持续时间长,且被告在签收律师函后仍未采取必要措施,主观过错明显。

  综上,法院判决三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合计50万元。

  后记

  此前,中宣部副部长、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聂辰席曾谈到,中国网络视听产业在走向高质量、创新型发展的道路。总局将继续完善监管系统,重点加强互联网建设执行力度,加强对移动互联网、IPTV、互联网电视等监管系统建设,提高监管能力和水平。

  对于IPTV运营方来说,一场胜仗or败仗结果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在未来的日子里,不管是广电新媒体、有线电视、数字电视等运营方、播控方,还是通讯运营商等传输方,都必须持续提高版权意识,加强内容版权管理。任何一个新变革的出现都将带来新问题,最重要的是在合法合规、各方利益平衡下,为用户提供更新形态的大屏视听体验,以及更丰富的网络视听内容。

【责任编辑: 苗梦佳 】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专栏作者

热门标签

作者专栏更多

关注我们

    中广互联
  1. 大视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社群平台,重要新闻、独家视频、深度评论分析,推动电视行业与各行各业的连接。

  2. 电视瞭望塔
  3. 集合电视台、网络视听、潮科技等各种好玩信息。

  4. 5G Plus
  5. 专注于报道广电行业新鲜5G资讯,致力于成为广电行业有权威、有深度的5G自媒体平台。

  6. 4K8K
  7. UHD、4K、8K的最新资讯和最深入的分析,都在这里。

  8. 中广圈子
  9. 视频产业的专业圈子,人脉、活动、社区,就等你来。

  10. 格兰研究
  11. 我们只沉淀有深度的信息和数据。

  12. 卫星界
  13. 致力于卫星电视信息、卫星通信技术、天地一体网络应用案例、以及广电、通信等产业的市场动态、政策法规和技术资讯的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