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格兰旗下网站:中广互联  格视网  卫星界  社区
登录注册

登录X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

首页新闻正文

熊万举:广电网络运营教育业务面临的问题和解决方向

导语:北京义方天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CEO熊万举表示,希望有一天能够让做教育服务的公司,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做最好的产品、体验,用很少的时间去做不擅长的事情。

  2014年10月20日(ICTC2014前一天),由DVB+OTT融合创新论坛主办,中广互联、茁壮网络公司共同承办的“TVOS生态发展研讨会”在杭州之江饭店举办。希望藉此会议的召开厘清TVOS的政策,洞察TVOS应用与发展!

  在20日下午的研讨会上,北京义方天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CEO熊万举做了题为《广电网络运营教育业务面临的问题和解决方向》的演讲,他表示,希望有一天能够让做教育服务的公司,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做最好的产品、体验,用很少的时间去做不擅长的事情。


图为:北京义方天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CEO熊万举

  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下午好,我们今天时间我也不想耽误大家太多的时间,我们是10年成立的,现在也布了很大的运营商,在过去的5年的经历之间几次起死回生,我们面临了很多的问题。

  首先我们到现在在TVOS以及OTT的领域都在运作,整个TVOS和DVB已经有40万左右的收费用户,我们现在开始自己的教育智能终端的工作,我们自己的内容基本上根据0到18岁的家庭教育的需求,我们研制了学科内容体系的建设,以及到我们比较特别重要的比如说英语、科学、艺术以及家长都做了很多的体系构建。这是我们的基本的介绍。当然我今天在这个会议上,其实我有很多槽要吐的,我一成立以后花了300多万美金做市场,实际证明我们做的路是对的,我总结了在过去的项目合作中间,我总结了很多项目的死法。

  我们做的第一个项目,我在里面投了25万,经过无数的事情,最后发现上上去半年的时间发展了300多个用户,所有的结论是用户定了,家里的网不通。

  第二个上了在等死,这家公司专门成立了教育运营的部门,我们12年上线,由于这个公司所有的职能部门都是公司化,所以我们项目就做了8个多月,这个教育增殖服务部门没有任何的发言权,所以这个项目我里面有投了25万,到现在收益为0。

  第三个死活不给活,我们上线的时候运营商说你先交100万,他死活就不给我机会,所以我就不作了。

  第四个想活不能活,北方有一个很大的省网,千万的用户,领导也非常支持,也给了我很多支持,我们花了一年多的时间,上线了以后,由于省特别大,下面的地市所有的推广方式都是不一样的,领导的出发点很好,但是就是不能活,我们也投资了40多万,到现在基本上没有收益。

  第五个活着活不好,北方的省网,我们也投资了20万,我活着一年能收100多万,但是跟我的付出不相匹配。

  第六个死里逃生,东部某市网,部署升级先后持续了2年半,我们在这个市里面UV的付费转化率保持在15%左右,其实我们广电是做的非常有前景的,如果我们把业务做的好。我们现在有几个地方做的非常好了。

  第七个可以活的好,比如说西南某省网,当年销售收入就过千万,到今年我估计能到1500万,但是把我们这个运营平台和NVD可能收费越来越少, 对今后交互业务的发展,他是非常强的倒流平,我们现在8月份上上去以后,已经有15到20万的收费了,是大有可为的。在这中间而且还有很多的政策支持,我预计明年有3000万的业务。所以从众多的失败教育我们义方教育对广电还是满足希望。

  所以我们在过去的过程发现,过去几年以来在中间我们面临的问题,业务模式没有规划,项目部署时间长,平台支撑太薄弱。我们经常说家里有0到18岁的孩子,如果我们把家长的教育和老人的一些加上去,百分之百的家庭都有需求,所以我们在立足于电视,我们围绕家庭、老师、孩子以及教育机构做业务模型的设计,我们是做教育服务的公司,如果和营运商绑定在一定,我们是大众传媒,我们要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现象。

  所以我们义方的教育,全都是最知名的品牌,所以我们的内容体系化的建设非常重要。我觉得最要受教育的其实不是孩子,是家长,怎么样把家长的起点做好,我们的收费、产品的活跃度都可以做的,我们电视是一个娱乐屏,我们要让孩子爱上学习的话,所以你所有的制作有交互的产生要让孩子爱上。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的产品打包不能太碎,我们是提供服务,所以我们必须把最好的产品全部的推向客户。

  还有一个我们广电网络和当地的政府基本上都是良好的,我们是有方案给大家的,所以在今后我们在产品服务模式的规划上面,运营商要做这个业务的,必须要顶层的设计,产品的选择、服务的,怎么样把家长、孩子引入到电视屏幕上面来,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碰到的问题项目部署的周期非常长,给增殖服务的引进造成了诸多障碍,也使服务商消费更多成本。上线是第一步,后面我们有很多的精细化的运营要跟上,我希望TVOS的生态能够给我们小的应用厂商在运营商多花时间和精力,而不是在项目部署周期上面。包括媒资的上传,比如说高考来了,我们有很多关于高考的产品,我们在广电运营商要上线的时候,我提前三个月做准备,但是到那个时候还是上不去,我们在初高中领域电视不具备优势,但是在某些时间结点,我有这种高考前就有这种产品,家长付费也愿意给孩子看。所以我们丧失了很多的业务。

  视频里面少儿的东西可以交叉营销的,但是平台不支持,所以刚才说的我们上了很多项目都是平台的问题。运营数据的不开放或者不细致使精细化运营基本不能开展。我们在过去几年都做每一个运营商的每一个精细化的环节都记录。但是在广电我拿不到。这些东西不解决,我相信跟广电合作,我们这些企业都会死掉的。但是支付也是一个问题,我好不容易孩子喜欢的东西,线上有支付,反正我家里没有成功过,所以这种东西我觉得都是非常低级的问题没有解决,我们作为应用厂商遇到的问题。

  我们做教育服务,我们也有生态圈,我们做教育服务溶融入到整个大的智慧家庭,和大的互联网应用中间去,我们许多拥抱各个不同的垂直的生态进行关联,整个教育的服务的生态链离不开上游的出版商,离不开我们自己做运营的这些厂商等等,我们希望有一天能够让我们做教育服务的公司,把我们主要的精力放在做最好的产品、体验,用很少的时间去做我们不擅长的事情。

  所以我希望有一天当TVOS生态建设起来了,让我们少受罪,多赚钱,给我们创造更多的利润,谢谢大家。

【返回ICTC2014专题页面】

【责任编辑: 温靖 】

推荐阅读

热门标签

作者专栏更多

关注我们

    中广互联
  1. 大视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社群平台,重要新闻、独家视频、深度评论分析,推动电视行业与各行各业的连接。

  2. 电视瞭望塔
  3. 集合电视台、网络视听、潮科技等各种好玩信息。

  4. 5G Plus
  5. 专注于报道广电行业新鲜5G资讯,致力于成为广电行业有权威、有深度的5G自媒体平台。

  6. 4K8K
  7. UHD、4K、8K的最新资讯和最深入的分析,都在这里。

  8. 中广圈子
  9. 视频产业的专业圈子,人脉、活动、社区,就等你来。

  10. 格兰研究
  11. 我们只沉淀有深度的信息和数据。

  12. 卫星界
  13. 致力于卫星电视信息、卫星通信技术、天地一体网络应用案例、以及广电、通信等产业的市场动态、政策法规和技术资讯的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