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格兰旗下网站:中广互联  格视网  卫星界  社区
登录注册

登录X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

首页新闻正文

嘉宾对话:有线数字电视运营核心问题

导语:在第二届中国广电行业发展趋势年会分论坛A—有线运营和网络整合上,对话嘉宾就有线数字电视运营核心问题展开尖锋讨论。

  12月10日,第二届中国广电行业发展趋势年会暨投融资论坛(以下简称CBIT2009)在北京正式开幕。

  以下为分论坛A—有线运营和网络整合上的嘉宾对话,对话嘉宾主要有:

  中广协会有线委会长 陈晓宁
  保定百世开利董事长 谭祝平
  山东省广电网络公司总经理 都基璞
  广电总局数字金卡平台项目专家组组长 何华康
  诚毅软件总经理 邵山
  惠州市九联科技副总裁 鲁礼军

  主持人:中国传媒大学新媒体研究院院长 赵子忠


图为:有线数字电视运营核心问题对话嘉宾



  主持人赵子忠:我们知道现在有线数字电视的发展,特别是中国数字化以后,运营确实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这些变化也引起了业界的关注。先进入第一个环节,先请各位嘉宾简单做一下自我介绍。

  邵山:大家好!我是诚毅软件邵山,我们是2003年进入广电行业,一直专注于运营支撑领域。谢谢!

  何华康:我年纪大一点,在网络行业我是新兵,主要从事电子IT这个行业,我今天来更多是向大家学习。

  陈晓宁:我是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有线电视工作委员会会长陈晓宁,有线电视工作委员会是中广协会下面的一个分支机构,我们基本工作有几条,行业自律和维权,这是我们的主体工作,我们在维权方面,这几年除了做刚才我报告说的帮助地方做成本核算和定价,因为数字电视不做好定价没法转,同时还做了比如广播电视工程企业资质评审、行业资产统一保险等等。

  都基濮:我是山东广电网络公司的,山东的网络情况业界都清楚,无论是网络情况还是业务开发,现在缺少经验,和来参加会议的省市区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山东的有线网络有17个地级市,有线电视用户大概在1600万左右,网络资产初步统计跟江苏差不多,大概在60、70个亿。网络人员比较多,大概一万多人,网络这块刚刚起步,原先走的比较早,五六年以前我们也搞了几个分公司,现在省里领导也比较重视,广电这块也是想办法要抓好,下一步我想有领导的重视,我们下边广电系统的共同努力,我想这个工作还是能抓下去的,而且对以后的发展很有帮助。谢谢大家。

  谭祝平:我是河北省广电集团保定公司谭祝平,保定这个公司是原来中宣部文化产业试点单位,1999年和天柏实验了中国第一个数字电视平台,以后就一直作为数字电视的一个实验团体,两三年前我们开始自主研发搭建基于IP技术软交换的数字电视平台,现在和NGB结合挺方便。最近在做一个高清的全媒体的技术支撑体系,这些年全省网络整合以后,保定在市场技术研发、开发方面起到了一个带头作用。

  鲁礼军:我是广东惠州九联的代表。

  主持人赵子忠:先请陈主任给我们讲一下,您觉得现在数字电视面临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陈晓宁:数字电视,首先应该说是有线电视目前存在哪些问题,主要还是体制问题。整合只能是一项体制,现在中央下决心了,但是现在关键是决心到底有多大,我们非常期待。因为整合十几年前就提出来了,那时候大家意见不统一,所以我非常希望这次能够让大家认识到,你想自然而然把它统一起来,很困难。还有其它的体制问题,比如刚才报告当中说到定价体制问题,定价体制很不规范,我们现在由于从事业单位走过来,所以过去就没把自己的身份放清楚,我们认为这就不错了。还有其它的比如业务体制问题,电信有一个很完善的业务体制,比如业务分类,哪些是基本业务、哪些是增值业务,应该怎么办,我们对此没有分类,没有把这个分好。所以总体来说,有线电视发展现在体制问题是主要矛盾,所以现在我认为不光是数字电视,首先要把有线电视的体制问题解决清楚,才能大踏步发展。

  主持人赵子忠:现在请都总谈谈,在山东网络运营的时候遇到什么具体问题?

  都基濮:山东网络是走在全国后边的,网络整合这项工作我们已经走了好多年了,六七年以前就已经在走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走好。我们关键是体制问题,甚至再说大一点,广电的问题就是体制问题,网络这个体制,像山东的情况,体制不太健全,你想干的不让你干,你想用的人不让你用,体制问题是主要问题。

  这次中央抓网络建设,就是抓体制,就是要改变原来分散的体制,这个非常好,当然这个事也是难度非常大。我们单独到江苏还去了一次,给我们介绍了情况,经验非常好,而且这个经验有普遍的意义,如果靠这个方法做,肯定没问题。各省可能有各省的情况,山东也有山东的情况。所以领导重视也好,还是资金也好,要下决心,把网络这块的问题真正搞下去,按照公司那套办法去经营,发展前景也会非常好。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人的问题,江苏把人的问题解决了,我们提的方案,也是新人新办法,老人老办法,我们老人有四五千人,也是很大的问题,能把这部分人安顿下来了,新人采用新的办法,都还在建设当中。

  谭祝平:到目前为止我们网络提出很多概念,大体是从上往下的,同时根据市场需求来建设它的技术支撑体系,这个很要命的,是这些设备商忽悠我们去建立,是领导拍脑门子NGB,就相当于老是瞎折腾,今天治这儿,明天治那儿,今天投这个,明天改那个,市场的需求在这儿呢。其实我们投入进去一个东西,还没有收回它应该收回的投入产出的时候,就又要改成别的东西了,这个十分可怕,越大越经不起折腾,所以要确立一个市场理念,要根据市场的需求,根据我们市场的需求我们网络公司给人家提供什么服务,根据这个服务的要求来改造我们的网络。

  我看电信公司走过的历程,也是不断地满足需求。退回去十年、二十年,打电话老是占线,没有手机。就是憋着,使劲走。我们就不行,什么都准备齐了,投入进去,老百姓没有需求了。你怎么不看他看不看电视,就老逼着从老百姓兜里掏钱,那就麻烦。刚才陈总谈到的很重要,行政定价收费需要开发,我们还有大量的任务,市场化服务的定价任务更大,现在电信是126项收费,其中只有一项是行政定价,剩下125项全是市场定价,我们不用干活,就现在这点活儿我们如果拆开它,拆细了,增加十项、二十项,市场定价,让大家不知不觉当中就掏出腰包了。运营来讲,很多问题没想明白。当然了在目前整转阶段,是硬推的数字化,老百姓并不接受数字化,也不理解数字化,我们自己给自己加了一个说法,说是信息化的主要需求通道,这是自己加的不是市场的需求。在运营当中,在基层一线的运营商来讲,最突出的问题就是要面向市场,要完善服务体系。

  我们现在的网络跟电信网络比,它是全智能化的,我们是什么呢?我们前些日子到江苏,到无锡、常州、南京都看了,一个网管系统,电信是全智能化管理,每一个工作点的终端都在前端能看到,我们在做什么呢?我们在做呼叫中心的服务,老百姓出了故障了,就给我们打电话,一打电话就骂街,我们就是叫奶奶,他也骂街。这种服务体系的技术支撑是不行的,就带来了矛盾,服务两头的矛盾。电信不是,你家已经有了,它是一个动态的智能管理,每一个终端的工作状态它看到了就派出了,所以他们24小时承诺电信修复,广电是72小时修复。我们所有网络公司忽略了在网上智能化的投资,谁去做网络的功能的投资,应该先做智能的服务性的投资。服务体系的完整性我们跟电信要分清楚,我们这个行业的特性,要高清的,是高清时代的差异化的服务体系的建设。

【责任编辑: 路红梅 】

推荐阅读

热门标签

作者专栏更多

关注我们

    中广互联
  1. 大视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社群平台,重要新闻、独家视频、深度评论分析,推动电视行业与各行各业的连接。

  2. 电视瞭望塔
  3. 集合电视台、网络视听、潮科技等各种好玩信息。

  4. 5G Plus
  5. 专注于报道广电行业新鲜5G资讯,致力于成为广电行业有权威、有深度的5G自媒体平台。

  6. 4K8K
  7. UHD、4K、8K的最新资讯和最深入的分析,都在这里。

  8. 中广圈子
  9. 视频产业的专业圈子,人脉、活动、社区,就等你来。

  10. 格兰研究
  11. 我们只沉淀有深度的信息和数据。

  12. 卫星界
  13. 致力于卫星电视信息、卫星通信技术、天地一体网络应用案例、以及广电、通信等产业的市场动态、政策法规和技术资讯的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