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格兰旗下网站: 中广互联  格视网  卫星界  社区
登录 注册

登录X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

首页新闻正文

天下最难的是“媒体融合”!

2019年12月06日 中广互联

  “怎么融合,部位很重要。我个人认为天下第一难的就是媒体融合。我们融合现在都讲融合到人的层面,我个人认为,融合到人的层面融合不了。”日前,一位报社老总在公开场合吐露媒体融合的难度引起很多传媒人士的共鸣。

  在媒体融合纵深推进阶段,媒体融合已经进入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距离2020年不到1个月,在媒体融合五周年的关键节点,当下的媒体融合呈现四大新特点:一、腹部和胸部媒体转型最难,二、处在主阵地进入主战场的特殊交接时期,三、开启“动本体、改存量”纵深阶段,四、盈利成为检验成效的关键标尺。

  腹部和胸部转型最难

  “如果把中国的媒体生态比作一个人的话,那么中央级媒体是头部媒体,现在如火如荼正在建设的县级融媒体可以称作足部媒体。非常困难的就是省市级的媒体,省市级的媒体处在人体的什么部位?腹部和胸部。”文章开头报社老总如是说。

  在媒体融合的纵深推进关键时期,各级媒体都进行了大量的探索和实践,中央、省、市、县等四级媒体不断催生出融合的新业态、新模式和新案例。从实践中看,中国四级媒体新的生态已经形成。

  作为媒体排头兵,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等中央级媒体积极迎接媒体融合,通过智能化整合体制机制,释放新闻生产力,新技术不断适用,新产品不断涌现。

  “人民日报创作大脑”、“党媒算法”、“人民日报+”短视频客户端……如今的人民日报,已从一张报纸发展成为拥有报、刊、网、端、微、屏等10多种载体,400多个终端平台,覆盖用户超9亿的人民媒体矩阵,人民日报社已经拥有50余个媒体品牌;

  随着“媒体大脑”“AI合成主播”等不断更新迭代,智能化编辑部投入运行,媒体变革正在新华社由点到面、由局部到整体全面推开。这场深刻影响传媒生态格局的融合发展,使有着88年历史的新华社距离国际一流的新型世界性通讯社的宏伟目标越来越近;

  “5G新媒体平台”、“4K频道”、全国县级融媒体中心智慧平台、各大频道升级改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成立以来,以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为5G新媒体平台建设和业务生产赋能,形成“4K/8K+5G+AI”的战略布局,努力打造自主可控、具有强大影响力的国家级新媒体平台,朝着“国际一流新型主流媒体”的目标不断迈进。

  自2018年以来,县级融媒体建设如火如荼,北京、天津等多地已实现“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全覆盖。各地加大了对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支持力度,而将“县级融媒体建设”纳入财政预算成为不少地方的通行做法。

  不同于中央媒体有先天资源禀赋和全国影响力,也不同于县级融媒体盘子相对较小且有财政大力扶持,省市级媒体盘子相对较大、人员数量相对较多、且有一定的创收任务,整体负担相对较重,当地方经济环境不好,财政供给跟不上,财政可能会压缩对地市媒体的供给,这些因素都一定程度上决定着腹部和胸部媒体转型的困难。

  主阵地进入主战场的特殊交接时期

  过去传统媒体的权威性来自平台和传输渠道的高度垄断,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互联网的“去中心化”趋势越发明显,传统媒体已经无法垄断信息传播渠道与话语权。

  深圳商报党委书记、总编辑丁时照表示,传统媒体过去有一个话语体系叫做“我们守的都是主阵地”:报纸、电视、电台、电视台等等是主阵地。互联网之后,我们有了主战场。主阵地和主战场不是一回事,我个人感觉,传统媒体是主阵地,主阵地上没敌人。进入互联网,互联网是我们的主战场,主战场上没有阵地。抢滩登陆,其实远未成功,大家都要努力。

  天津海河传媒中心党委委员、常委书记、总裁曾表示,天津主流媒体已经真正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危险的时候”,也成为意识形态阵地安全的重大隐患。在这种严峻形势下,深化改革、深度融合更加迫在眉睫。

  目前,传统媒体依然具有影响力和公信力,但趋势是在收缩;传统媒体的新媒体的影响力有很大提升,但还远没有形成强大优势。在青黄不接的特殊时期,如何守住主阵地,抢滩登陆主战场对于主流媒体至关重要。

  在这种严峻形势下,深化改革、深度融合更加迫在眉睫,主流媒体不能在舆论上栽跟头,要时刻守住生死线,这是主流媒体的责任,更是主流媒体巩固舆论阵地的重要手段。

  “动本体、改存量”纵深阶段

  回顾一下过去几年媒体融合的发展过程,融媒体传播经历了从形式的融合到本质融合的过渡,媒体融合进入“动本体、改存量”的纵深阶段。

  以报业为例,北京日报社推进融合发展,有序关停《京郊日报》和《北京文摘报》;天津海河传媒中心主动关闭《中国技术市场报》《渤海早报》等10个子报子刊;上海报业集团组建以来,对《新闻晚报》《东方早报》等将近三分之一的报刊进行休刊,目前实际运营的报刊为21家;湖北日报报业集团对8家亏损企业和15家效益不佳的小微企业实施关停并转;

  以广电为例,上海广播电视台整合资源、合并频道;安徽广播电视台,优化频道频率,做强卫视频道;山东广电向新媒体端倾斜砍掉两档自制节目,压缩民生新闻;天津海河传媒中心关闭6个电视频道调整2个广播频率定位;深圳广电集团频道制改中心制,领导班子减幅31%。

  如果说媒体融合前一阶段诸如建立中央厨房、建设APP是增量改革,那么现阶段摆在媒体融合前面的难关就是存量改革。

  相对于增量改革“做加法”,存量改革是对现有资源的再整合再布局的优化调整,是“做减法”,涉及到媒资、人员和机构进行整合,对媒体资源进行优化配置,触及却是媒体融合中关键性问题和深层次矛盾。

  盈利成关键标尺

  经过五年的媒体融合探索,媒体该如何融合,各地都进行了一定的探索,在媒体融合的关键节点,媒体融合的成果亟待检验,融合之后如何盈利才是检验媒体融合的关键标尺。

  过去的一年,重庆华龙网集团营业收入超过2.6亿元,利润总额接近4000万元;封面新闻经营收入相比上年增长81%,实现盈利目标。

  芒果超媒2018年财报显示,芒果超媒旗下公司芒果TV的运营主体快乐阳光在2018年净利润达6.79亿元,增长16.8%。在线长视频领域“第二梯队”的芒果TV盈利近7亿。

  山东融媒体资讯中心2017年营收达1.8亿,2018年情况好转很多,营收突破2.5亿,不光养活了700多名员工,还通过购买服务的形式养活了主要向我们提供支持的技术公司,另向台里上交了3000万的利润。

  不管是报业还是广电,传统媒体都形成了自身融合模式,媒体融合成效亟待检验,如何重塑商业模式,在做大做强主业的同时拓展服务和营收能力,从而更好的反哺主业,一定程度上考验着主流媒体的持久发展能力,这也成为检验媒体融合效果的关键因素之一。

【来源:传媒内参-传媒独家】
【责任编辑: 胥雪琪 】

本文关键词:
新增评论

作者专栏更多

关注我们

    中广互联
  1. 大视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社群平台,重要新闻、独家视频、深度评论分析,推动电视行业与各行各业的连接。

  2. 中广圈子
  3. 视频产业的专业圈子,人脉、活动、社区,就等你来。

  4. 卫星界
  5. 致力于卫星电视信息、卫星通信技术、天地一体网络应用案例、以及广电、通信等产业的市场动态、政策法规和技术资讯的传播。

  6. 格兰研究
  7. 我们只沉淀有深度的信息和数据。

  8. 电视瞭望塔
  9. 集合电视台、网络视听、潮科技等各种好玩信息。